• 杜甫困居长安

    作者作者:张安 文章来源来源:原创 手机版:杜甫困居长安手机版 2019-11-08 10:34:58

    摘要:一轮秋月高挂天际。长安城经受着战乱。白天胡人烧杀抢掠,血流满街,到了夜晚,渐渐变得宁静了,只是偶尔能听到隐隐的抽泣声。那是有人在街头偷偷烧纸,为惨死的亲人送行。

    困居长安

    一轮秋月高挂天际。长安城经受着战乱。白天胡人烧杀抢掠,血流满街,到了夜晚,渐渐变得宁静了,只是偶尔能听到隐隐的抽泣声。那是有人在街头偷偷烧纸,为惨死的亲人送行。

    杜甫自从被擒之后,困在长安,幸喜官职微小,名声不大,而且未老先衰,其貌不扬,并没有被严格控制,倒也还能自由走动。但他心里无比焦虑。此时鄜州也被胡人攻陷,家人生死不明,自己也前途未卜。尤其对着天宇间的明月,他觉得格外孤独,也格外想念家人。

    他想到妻子的温柔,孩子的乖巧,又想到胡人的残忍,弯刀上的血腥,不由地心惊肉跳。

    杜甫的妻子姓杨,是司农少卿杨怡之女,知书达理,温柔娴淑,跟着杜甫,不但没享过福,倒承担着穷困的折磨、丧子的悲痛,还有战乱的奔波,虽然才三十出头,但日子艰难,早已消磨得容颜憔悴了。杜甫在以往的S—里,不是写“瘦妻”,就是“老妻”,而只有此时,他柔情百转,想到的是一个容颜俏丽,而且深情款款的妻子。

    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

    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

    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

    ——《月夜》

    他不写自己思念妻子,倒写妻子思念他,正在鄜州的闺中看月。儿女太小,一团孩子气,还不懂得母亲为何思念长安。妻子是那么孤独,又那般美好,在月夜里站得久了,香雾润湿了云鬟,清辉让玉臂生寒。真是想念她哪,到底什么时候,两人才能重逢,倚靠在床帏上,在烛光中喜极而泣呢?

    杜甫泪如雨下。他想妻子,也想自己的孩子,想着宗文的懂事、宗武的聪颖,也想自己远在安徽的妹妹,流落到山东的弟弟。烽火之中,骨肉分离,不知生死,怎不令人哀伤?此外,他们就算幸存,又拿什么维持生计?

    他又想到,自己家这样,别人家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连尊贵的皇家子弟,现在也惨遭杀戮,处境还不如平常百姓。

    几天前的一个傍晚,杜甫在一个墙角遇到一个年轻人,蓬头垢面,沿途乞讨。可杜甫仔细一看,他的脸虽脏,却看得出面容清秀,穿的袍子虽然破,却看得出是上等的材质,不由发问:

    “你是谁家府上的?”那年轻人一听这话,浑身发抖,用乱发遮住脸庞,使劲地磕头。“请大爷收留我吧,让我做什么都行。”杜甫已猜出几分了,拿出身上的干粮递给他,看他吃得狼吞虎咽,不由心里发酸。“我要猜得没错,您是王府里的吧?别慌,我是朝廷里的,本想去投奔灵武,不想却被叛军抓到,困在了这儿。”那年轻人吃了干粮,又看到杜甫还算可靠,心里有些安稳,就说起自己身世。果然,他是皇室子孙。六月九日,潼关失守,六月十二日,

    唐玄宗出逃,只偷偷带了杨贵妃姐妹,还有宫里的皇妃、皇子、公主、皇孙,外加宰相杨国忠、韦见素,以及几个亲近的太监。而皇宫外的亲王、公主、皇孙,全被抛弃了。七月十五日,叛军进入长安,杀害皇家子弟,随玄宗出逃的大臣的家眷也不能幸免。叛军的手段非常残忍,挖心、砍头、断肢,血流满街,又大肆抢劫金银珠宝,用骆驼运到范阳去。

    “我是躲进荆棘丛里,幸免于难,白天不敢出来,晚上才来找点东西。你瞧瞧我,真是体无完肤啊。”

    说到这里,年轻人抽泣起来。

    杜甫暗自叹息,眼前的皇子皇孙,往日锦衣玉食,享尽富贵,现在天塌地陷,就沦为了乞丐。但他不忍心出言讥讽,而是安慰了他几句。

    “您哪,得保重啊。虽然现在豺狼横行,皇室不振,可您知道,现在天子已传位,集合朔方军进行反攻。此外,回纥、吐蕃,都愿意助我们讨贼。天不灭唐朝,有祖宗神灵保佑,大唐必然可以中兴。”

    杜甫的话,也是在安慰自己啊。

    谁想,过了几天,战事接连失利的消息传到了长安。

    唐肃宗任房琯(guǎn)为宰相。房琯是个读书人,但主动请缨,要求担任兵马大元帅,讨伐叛军,收复两京。他的话说得掷地有声,豪气冲天。肃宗被他感动,就让他率领中、北、南三路大军,浩浩荡荡,杀向长安。

    可房琯写写S—还行,对于军事,只懂得纸上谈兵。十月份,他率领中军和北军,与叛将安守忠在长安附近的陈陶斜相遇。二十一日,他仿效古代的车战法,用牛车两千辆,骑兵步兵夹在当中,一起冲锋,本指望一下冲垮敌人阵地。可安守忠也不是吃素的,一看这架势,就让军队擂鼓、呐喊、敲打兵器,发出极大的噪音。拉车的牛本来都是耕地的,哪里见过这阵势?都被惊得掉头就跑,唐军顿时大乱,互相踩踏,死伤无数。叛军趁机纵火焚烧,大肆杀戮。好不容易募集的四万唐军几近覆没,只逃回了几千人。

    叛军得了胜利,高唱凯歌,回到长安街头,杜甫看到他们刀锋箭芒上像被血洗过一样,痛苦得心都碎了。而长安市民也都暗暗朝着北方痛哭,希望官军再发精兵,早日取胜。

    房琯不甘心失败,过了两天,又率南军出征,结果在青坂(今属陕西咸阳)再遭惨败,连副将们都投降了。杜甫写了首S—《悲青坂》,“焉得附书与我军,忍待明年莫仓卒”,希望唐军不要焦躁,先积蓄实力,来年有把握了再一举获胜。

    正月里,叛军将领史思明、高秀岩合攻太原,往西挺进,威胁到唐肃宗的大本营彭原、凤翔一带。杜甫听到这个消息,又焦急万分,写作《塞芦子》,希望唐军能派一万士兵镇守芦子关,阻止叛军西进,显示出军事上的远见。

    可他的建议,只能写在纸上,读给自己听,朝廷哪里听得到呢?不过,此时他S—歌的功能,已从叙事抒情、歌功颂德,扩大到可以奏事议事,也算是一大收获吧。

    杜甫满腹忧愁,而又对时局无能为力,整个人都木了。渐渐地,时节转为隆冬,窗外乱云翻滚,狂风卷着急雪。室内炉中无火,冷如冰窟;壶中无酒,难以消愁。唐军屡败,兵荒马乱,杜甫再听不到家人消息,他能听到的,只有战士鬼魂的痛哭。他默默呆坐着,守着空炉子、空酒壶,百无聊赖,只在空中划着字:咄咄怪事。

    唉,大唐何等强盛,可不到一年,就轰然倒塌。高仙芝、封常清、哥舒翰,以往都是常胜将军,可在叛军面前却一触即溃。好不容易等到官军反攻,谁知一败涂地,全军覆没。这些,可真是咄咄怪事啊。

    杜甫就是这样身心悲凉地过着长安最寒冷的冬天。

    【转载本文,需保留本文原始网址。】

    本文地址:http://www.mtsuppliers.com/shishu/renwu/20191108251939.html

    手机端地址:https://m.pinshiwen.com/shishu/renwu/20191108251939.html

    继续阅读

    上一篇:杜甫渴望从军
    下一篇:杜甫痛失幼子

    关注公众号,获得更多S—词文章

    葡京游戏网址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