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甫与唐玄宗

    作者作者:张磊 文章来源来源:原创 手机版:杜甫与唐玄宗手机版 2019-11-08 10:34:58

    摘要:杜甫毕竟还算自由,只要沿路避开胡兵,偶尔还能到曲江边上走走。这里原先游人如织,现在却十分荒凉,看不见一个人影。那些亭台楼阁、宫殿花苑,无不是大门紧锁,枯叶堆积。杜甫走在这萧索的河边,不免回想起往日的繁华。

    战乱中的长安城,居然还会有春天。

    杜甫毕竟还算自由,只要沿路避开胡兵,偶尔还能到曲江边上走走。这里原先游人如织,现在却十分荒凉,看不见一个人影。那些亭台楼阁、宫殿花苑,无不是大门紧锁,枯叶堆积。杜甫走在这萧索的河边,不免回想起往日的繁华。

    想当初,唐玄宗游幸曲江时,处处旌旗、华盖,流淌着富丽的色彩,让芙蓉园里的万物生辉。杨贵妃总是侍奉左右,更是雍容华贵,光艳照人。最精彩的是宫女们的表演,清一色的年轻美女,不穿红妆,却着一身英气的戎装,骑上毛色光亮的骏马,在曲江岸上往来奔驰,鼓乐声中弯弓搭箭,一声娇喝,仰天射落了双飞的大雁。

    唉,这皇帝和贵妃,如今不也是被射落的双飞翼吗?杨贵妃的明眸皓齿,绝代容颜,如今又在哪里?马嵬坡前,血污之中,贵妃的花容月貌,化作一缕游魂,又能归往何处?皇帝逃往四川,贵妃长埋黄土,从此生死茫茫,怎能不令人伤感呢?

    杜甫又想到了自己的命运,妻子、孩子都生死不明,只留他孑然一身。唉,这曲江的水还在无知无觉地流淌,这细柳菖蒲还在抽出新叶,桃李还在吐着蓓蕾,叶间的莺雀还在啼叫。可是,物是人非,往日的繁华,家人的温馨,还能回得来吗?

    杜甫靠着一棵柳树,流下几滴浊泪,视野都模糊了,内心悲痛得让他有些恍惚,几乎是不加雕饰,就吟出一首S—: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春望》

    他一遍遍地读,哀伤得难以自已,就弯下腰去,要在河边痛哭一回。可这时忽然传来马蹄声,一队胡兵拍马而过,扬起了飞尘。他只好呜呜哽咽,将痛哭的声音吞回到肚子里去。他要回去了,可恍惚之中,居然分不清南北,胡乱走了一遭,离住所反而越来越远了。

    幸亏,陆续有好消息传进长安。“安禄山死了!”

    消息是朋友偷偷告诉杜甫的。杜甫一时难以置信,听朋友说明了详情。原来安禄山起兵以后,眼睛越来越坏,脾气也越来越差,亲信随从没少挨揍,所以都愤愤不平。安禄山的儿子安庆绪也惶惶不安,生怕太子的位置被弟弟抢走。于是,安庆绪受人教唆,派人暗杀了安禄山。

    “据说啊,动手的是一个叫李猪儿的,本来是安禄山的侍从,但怕惹恼安禄山丢了性命,听了安庆绪的话,就拿着刀直走进帐子里,一刀刺中安禄山的肥肚子,连肠子都淌出来了,那个真叫惨哟!安禄山眼睛看不见,只顾大喊:‘是家贼,是家贼。’可外面安庆绪守着呢,谁敢进去?安禄山就这么死了。这种人,就是不得好死啊。”

    杜甫听了,也觉得解恨。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安禄山一死,安庆绪登基,但镇守范阳的大将史思明不服他,靠着从洛阳、长安运去的金银珠宝,他招兵买马,手握重兵,实力越来越强大,就不再听从安庆绪调遣。叛军内部,越来越不和睦了。

    同时,李光弼连连得胜,歼敌七万余。郭子仪的大军,已经屯扎在长安城西。沦陷的州府痛恨叛军的残暴,民众纷纷起兵,展开游击战,让叛军腹背受敌。

    在这种情形下,被俘在洛阳的官吏偷偷逃回长安,陷在长安的人又偷偷走出长安,投奔凤翔。杜甫也想留着有用之身,去皇帝身边发挥作用,于是计划着逃跑。在朋友郑虔、赞公的帮助下,他于四月的一天走出城西的金光门,奔向凤翔。

    这一路,真是九死一生啊。此时郭子仪的唐军与安守忠率领的叛军正在这一带对峙,双方都在摩拳擦掌,等待机会,准备大战一场。所以驿道上胡人往来不绝,运送着物资和人马。

    杜甫这时可为难了。走驿路的话,难免遇险。不走驿路,又不能辨清方向。幸亏驿道两旁大树林立,枝叶繁茂,四月份野草也长,杜甫躲躲走走,偶尔钻进山林之间,时刻将心提在嗓子眼上,许多次都是生死悬于一刻,但一路都有惊无险。也不知走了多久,眼看兵马渐稀,远远又望见连绵起伏的群山,虽是初夏,但直插云霄的峰顶,还留有皓白的积雪。

    “这大概是太白山了。”杜甫心里一喜,因为太白山就在凤翔附近呢。可他再往前走,就困在了山岭之中,跌跌撞撞,终于找到一条大道,从山岭间穿行而过,又走了许多天,终于远远看到了凤翔的城池。

    他这才如释重负,快活得要掉泪了,于是加快步伐,走进凤翔城门,正不知投奔哪里去。对面正好有一人骑马过来,打量了他许久,忽然喊了一声:

    “子美兄!”杜甫定睛一看,原来是太子府中的同事。他乡遇故人,杜甫激动万分。那人翻身下马,握住杜甫的双手,也十分欣喜。“子美兄,你这是从哪里来啊。一年不见,你怎么瘦到这种地步?”“困在长安一年,好不容易逃脱出来,一路仓皇逃窜,如丧家之犬,又怎能不又老又瘦呢?”那人的脸上露出敬重而且怜悯的神色。“啊,这兵荒马乱的,你就这么走来了?”

    杜甫稍微说了路上的情况,就直奔主题。

    “太子登基,我想立即去拜见哪。”

    “走,我也正有事去禀告。”

    但杜甫的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可你看看我这样,不方便朝圣啊。”经过长途奔波,杜甫头发凌乱,脸上满是尘土,脚上的麻鞋已经磨透,衣袖也被荆棘勾破,露出了两肘。可他又没有多余的衣服可以更换。

    那人却说:“战乱时节,哪有这么些讲究。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你来了,皇上肯定会委以重任。”

    于是,杜甫就这样狼狈地走进临时宫殿,见到了唐肃宗。肃宗看他这个样子,也觉得忠勇可嘉,心里颇为感动。但委任他什么职位呢?管仪仗队的盔甲兵器,显然不太合适,但忽然提拔他,也找不到理由。为此,肃宗也费了些心思。

    于是,杜甫闲散了近一个月,正觉得失望时,才得到任命。这一回,皇帝请他做左拾遗。所谓拾遗,就是“拾取遗漏”,专门规劝皇帝,举荐人才。杜甫一听,深感皇恩浩荡,不由痛哭流涕。虽说左拾遗的级别还是从八品,但职位很重要,他可以来到皇帝身边,出谋划策,针砭时弊,实现他“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理想了。

    当杜甫穿戴整齐,清晨上朝去议事,看到文武百官济济一堂,慷慨激昂,勃勃有生机。他又感动了,觉得这是唐朝中兴的气象。他身处其中,自然十分骄傲。

    【转载本文,需保留本文原始网址。】

    本文地址:http://www.mtsuppliers.com/shishu/renwu/20191108251941.html

    手机端地址:https://m.pinshiwen.com/shishu/renwu/20191108251941.html

    继续阅读

    上一篇:杜甫痛失幼子
    下一篇:杜甫仗义执言

    关注公众号,获得更多S—词文章

    葡京游戏网址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