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郝经“天风海涛”遗言之谜

    作者作者:魏崇武 文章来源来源:原创 手机版:郝经“天风海涛”遗言之谜手机版 2019-12-02 14:18:16

    摘要:“天风海涛”四字是元人郝经(1223—1275)的临终遗言。苟宗道《翰林侍读学士国信使郝公行状》载:(至元十二年)秋七月十有六日,疾革。其

    “天风海涛”四字是元人郝经(1223—1275)的临终遗言。苟宗道《翰林侍读学士国信使郝公行状》载:

    (至元十二年)秋七月十有六日,疾革。其子采麟问以后事,仍以纸笔呈公。公执笔,目半瞑,但书“天风海涛”四字,余无所言。少顷,终于所居之正寝,春秋五十有三,天下闻而哀之。(李修生主编《全元文》第11册,江苏古籍出版社1999年版)

    郝经字伯常,泽州陵川(今属山西)人,不仅是蒙元初期重要的文学家和思想家,而且是重要的政治家。他在政治上的最大作为是向忽必烈进陈立国、治国方略并多被采纳,以及在得到蒙哥汗驾崩钓鱼城的消息后,力劝忽必烈从鄂州(今属湖北)即刻班师北上,使其得以成功夺位;最引人注目的事迹则是出使南宋被扣留真州(今江苏仪征)十六年,而这成为元朝出兵灭宋的理由之一。郝经被扣之事还衍生出真实性存在争议的“雁足帛书”故事,该故事从元中期开始即屡见记载,清人许云峤还编有《雁帛书》杂剧加以搬演。可以说,郝经是了解蒙元初期政治、思想、文学等一个重要的切入点。

    然而,这个遗言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 郝经之父的遗言

    郝经出身于书香门第。其六世祖郝从义曾在晋城(今属山西)跟随程颢学习。曾叔祖郝震将郝从义的学问发扬光大,昆季七人皆治经力学,教授州闾,声誉越来越高。到祖父郝天挺一辈,每任陵川县官到任即上郝门礼谒,县学中总有郝门成员任教。郝氏家族在当地赫赫有名,是文化、教育世家,却或因不屑仕进,或因欠缺运气,无人走上仕途。

    郝经的父亲郝思温(1191—1258)曾与元好问一起从学于郝天挺,本想在金朝局势动荡时有番作为,却由于时世的动荡和疾病的折磨,不得不放弃。去世前夜,郝思温给郝经等留下了遗言。郝经《先父行状》记载:

    戊午(1258)冬十有一月二十六日,增剧。二十七日夜,忽命经等曰:“天地之道,恒久而不已。人惟恒久,乃有前程。天下事何尝不因不恒坏了。”整衣冠,强为之起,咄唶曰:“发志气!”遂瞑,不复语。二十八日终于寝,年六十有八。(《全元文》第4册,江苏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以下所引郝经文均出自《全元文》第4册)

    其实,郝思温临终遗言也有含混之处,须联系其平日对儿子、门人的教育才能更好地理解。郝思温曾亲手抄写张载《西铭》交给郝经,指为“入德之几,造道之要”;对门人的教育,也是“以《小学》为本……而寖致之《大学》”。可见郝思温对为人格局与践履的重视。在他的教学中,那些为科举作准备的内容以及S—文创作等不是没有,而是被放在次要位置,这与其父郝天挺的教学理念显然是一致的。刚卧病时,郝思温还曾教育郝经说:

    汝祖父有言:“士不能忍穷,一事不能立。”汝曹毋以浅功近利有速售之心也。慕利则败义,欲速则不达,汝能勤则功自至,汝能俭则利自来,故立身行己,在夫坚忍而已。能坚忍则能任事,历大患难,处大富贵,决若长河而不回,屹若泰山而不移,然后可谓大丈夫。(郝经《先父行状》)

    于此可见,郝思温的临终遗言不会是要求郝经等混个一官半职发家致富,而是要他们做大丈夫、立大事功。其门人苟宗道等感慨:“先生不苟禄仕,困而不挠,临终而犹以志气为言,不亦卓乎!”(郝经《先父行状》)郝思温的遗言,应该对我们理解郝经遗言有所帮助。

    然而,郝经即将永远平息波浪的脑海,为何突然涌现“天风海涛”四字,并被他用最后一点残存的力气写了出来?这当然是一个谜。

    二、 赵汝愚的S—

    马瑞江、田同旭等学者认为“天风海涛”四字可能出自南宋赵汝愚《同林择之姚宏甫游鼓山》S—(马瑞江《天风海涛——郝经在历史大变动时代的感悟》,《天风海涛:中国·陵川·郝经暨金元文化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山西春秋电子音像出版社2007年版;田同旭《郝经去世另有隐情》,《2016年全国元代文学及阴山文化研讨会论文集》上册,2016年7月,内蒙古包头),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因缺乏资料支撑,难以坐实。赵汝愚(1140—1196)字子直,宋太宗赵光义之八世孙,居饶州余干(今属江西),乾道二年(1166)状元,官至右丞相。赵是光宗、宁宗两朝的风云人物,在废除精神病人宋光宗、拥立宋宁宗之事上起到关键作用,后被外戚韩侂胄排挤出朝并害死。该S—云:

    几年奔走厌尘埃,此日登临亦快哉。江月不随流水去,天风直送海涛来。故人契阔情何厚,禅客飘零事已灰。堪叹人生只如此,危栏独倚更徘徊。(傅璇琮等主编《全宋S—》第48册,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

    赵汝愚《忠定集》十五卷现已亡佚,《全宋S—》只收其詩八首。此S—作于宋光宗绍熙二年(1191)九月二十日,第二联是名句,流传较广。其年赵汝愚以福州知州被召为吏部尚书,故此S—当作于入朝之前。然而,为何春风得意之时,此S—却拖着一条灰色的尾巴?是未能遇上鼓山寺旧时相识的禅僧?禅僧是远游了,还是圆寂?此S—重在表达对于人生无常的感慨,出彩的地方却是对于天地永恒的体认。“江月”二句使这首S—摆脱了李清照式“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的小女子情调,多了许多雄浑的气概。

    “江月”二句因一个人的喜爱而扩大了影响,该人就是朱熹(1130—1200)。朱赵二人友善,朱熹能够出任经筵待制,正是赵汝愚力荐的结果。据宁宗朝以来的多种文献记载,朱熹摘出“天风海涛”四字书写,被刻石立在闽县鼓山的顶峰——屴峰上。又,鼓山半山腰有天风海涛亭,朱熹为之题匾。由于有了赵汝愚的S—和朱熹的字,从此鼓山上就有了“天风海涛”刻石和天风海涛亭,诞生了两处名胜。蒙元初期已有一些北方文人游览过,比如王恽就作有《游鼓山五首》。

    郝经是否到过鼓山?肯定没有。是否读过赵汝愚此S—?无法确定。即便郝经有“半轩流水移天去,满榻雄风送雨来”(《南堂即事》)这样有点相似的S—句,仍难坐实。然而,赵汝愚一家与郝经一家各自发生的一些事,联系起来看,倒也颇有意思。

    三、 赵善应庇母与郝经救母

    赵善应乃赵汝愚之父。《宋史·赵汝愚传》载:“(赵善应)性纯孝,亲病,尝刺血和药以进。母畏雷,每闻雷则披衣走其所。尝寒夜远归,从者将扣门,遽止之曰:‘无恐吾母。’露坐达明,门启而后入。……母丧,哭泣呕血,毁瘠骨立,终日俯首柩傍,闻雷犹起,侧立垂涕。”赵善应的孝行令人感动,其母子角色的反差也令人印象深刻。特别是“闻雷犹起”四字,极为传神,动人心弦。

    赵善应庇母,郝经则救母。金宣宗元光二年(1223),郝经出生在许州临颍的城皋镇(在今河南许昌市境内)。就在这一年,他的家乡陵川继贞祐二年(1214)之后,再度遭到蒙古军的血洗;就在这一年,宣宗驾崩,哀宗继位,金朝更进一步跌入堪哀境地。正大八年(1231),蒙古兵攻打河南,郝经随父母避难鲁山(今属河南):

    與众数百,皆匿于窟室。居无何,敌人索知,气熏穴而死者殆尽,太夫人亦因咽塞而绝。时公甫九岁,匍匐摸索,得黄齑一瓶,又得蜜一器,随用太夫人所佩剪刀抉其齿,以蜜和齑汁饮之,少顷而苏。静直君(按:即郝思温)异之,虽奔走濒死者数,爱公不忍弃也。(苟宗道《郝公行状》)。

    如果将末句反过来理解,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郝经是有可能被托养或遗弃的,就像当时逃难途中许多其他家庭的孩子一样。从郝经《先父行状》《棣华堂记》看,他还有两个弟弟(郝彝和郝庸)、一个妹妹,都是其父母壬辰(1232)北渡至保定之后所生。而郝经北渡时已10岁,与大弟弟郝彝之间,恐怕应该还有其他孩子。又,其母许氏(1198—1246)“既笄”而嫁,但生郝经时已26岁,在郝经之前,恐怕也有其他孩子。设想一下:郝思温北渡定居保定之前的其他孩子,或夭折,或被掳,或万般无奈下托养或鬻卖而去?

    救母之成就感足以影响郝经一辈子。在不寻常的情况下,发生了不寻常的事,可能会有不寻常的影响。郝经在险境中运用自己的智慧成功救活濒死的母亲,这种积极的刺激对郝经形成勇于担当的个性特征无疑有极大的作用。这一经历给郝经的影响至少应该有以下三点:一,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自信;二,拯民于水火之中的英雄情结;三,有用才有价值的认识。这无疑是他后来不顾个人安危,毅然出使南宋以求促成两国和平的行动基础。而提倡有用之学,是十三世纪中期北方儒士一股普遍的思潮,其中郝经的呼声最高。郝经《志箴》云:

    不学无用学,不读非圣书。不为忧患移,不为利欲拘。不务边幅事,不作章句儒。达必先天下之忧,穷必全一己之愚。贤则颜孟,圣则周孔。臣则伊吕,君则唐虞。毙而后已,谁毁谁誉?讵如韦如脂,趑趄嗫嚅,为碌碌之徒欤!

    志气如此,难怪后来被俘北上的南宋理学家赵复一见郝经,就发出这样的感慨:“江左为学读书如伯常者甚多,然似吾伯常挺然一气立于天地之间者,盖亦鲜矣!”(苟宗道《郝公行状》)而赵汝愚常说“丈夫得汗青一幅纸,始不负此生”,“学务有用,常以司马光、富弼、韩琦、范仲淹自期”(《宋史》卷三九二),也与郝经相似。因此,不管郝经是否读过赵汝愚的S—,二人在精神层面可以说是颇为契合的。

    四、 郝经S—文中的风涛

    要理解“天风海涛”遗言,相对有效的办法可能还是从郝经的经历和作品中去找。不过,郝经的人生经历相当丰富,前文虽有所涉及,但限于篇幅,难以一一交代。像“天风海涛”这样的遗言,感性色彩相当浓厚,因此,从郝经S—文(特别是注重形象思维的S—歌作品)中去品味其“风”“涛”意象,也许有所帮助。

    以文渊阁《四库全书》本《陵川集》,其正文使用“风”字共650处,“涛”字31处。为了更有针对性,本文将范围缩小到以“风”“涛”为中心词的偏正词组为研究对象。剔除表示人的风度、品格、社会风气、习俗等的词组(如“英风”“士风”“淳风”“流风”等等)后,带“风”的偏正词组有43个,共出现239次;剔除明显写云气的词组(“云涛”)后,带“涛”的偏正词组有9个,共出现12次。然而,其中“天风”只出现过4次,可视为同义的“天地风”1次;“海涛”则未曾出现。

    在我国古典文学中,“风”是出现时间最早、使用频率最高的意象之一,而“涛”意象的出现则相对较晚(《S—经》《楚辞》中均未见),频率也相对低一些。对此,学界的关注度也与之相符,到目前为止,以“风”意象为研究对象的论文有二十多篇,而探讨“涛”(或浪、波)意象者尚未见到。郝经《浑沌砚赋》讲“水无风而不波”,涛为大波,可见他也和一般人一样,认为风是波涛的成因。那么,在郝经所运用的“风”“涛”意象之间,更该重视的无疑是“风”,这一点从上表的数量对比中也体现得十分明显。

    具体来看,郝经笔下的“风”“涛”意象的内涵是比较丰富的:有对自然景观的描写,雄壮如“绝岸断鳌立,崩涛高觜吐”(《青山矶市》),轻柔如“翠波漪风,绿阴锁日”(《临漪亭记》)、“花落深庭步晚风,雨苔生绿上幽丛”(《晚步》),严酷如“海立阴风黑,冰床报雪威”(《十二月十七日大风雪》)、“惊风吹沙暮天黄,死焰燎日横天狼”(《居庸行》),寒湿如“铿铿急雨射狂澜,两岸阴风蔓草寒”(《长芦舟中遇风四首(其二)》),和暖如“南风吹绿满庭槐,门巷翛然绝点埃”(《静香亭二首(其一)》);或用于衬托描写对象的超逸:“振长风而一嘶,凡马喑而不鸣”(《虎文龙马赋》)、“嵩高看山色,杳杳乘长风”(《寓兴》其三十三);或形容动荡局面:“北风吹海氛,雄鲸偃修鳍”(《赠青社诸公》);或借喻军事威胁:“北风长驱,肆其威灵”(《北风亭记》)、“北风吹尘,戈矛斗纷”(《程先生墓铭》);或描写战事的酷烈:“逆风生堑人自战,冰满刀头冻枪折”(《三峰山行》)、“黑风裂天灰烬飞,红雪乱攓深数尺”(《汝南行》);或借以抒发怀古伤今之情:“悲风射关,枯石荒残”(《琼花岛赋》)、“淅沥生悲风,惨淡动游子”(《浮山堰》);或借以抒发豪迈之情:“万里长风扫阵云,浩歌一曲倒清樽”(《秋兴五首(其五)》)、“会须散发沧溟上,鞭击鱼龙舞碧涛”(《秋兴五首(其一)》)等等,不一而足。即便同是写西风,传达出的感觉也不一样,有萧索的,有劲爽的,有静寂的,有轻柔的,有高旷的,也有喜悦的。不过,和前人相比,郝经在“风”“涛”意象的运用上,其进展与成就如何,还需要另行讨论,这里只说其富于个人特色,与“天风海涛”遗言的关系可能较为密切之处。

    郝经临终前,如果脑海闪现平生所历,哪些风涛会是他印象最深的?是读书铁佛寺时深窗外的依依北风,还是与友人漫步南湖时的飒然清风?是北经黄金台前的萧萧西风,还是东游泰山顶上的万里冲风?是随忽必烈南征扎营独山时吹拂牙旗的猎猎秋风,还是出使南宋时被拘真州馆内的墙外江涛?我觉得,相比之下,长达十六年的拘禁,应该是更为刻骨铭心的吧。

    (一) 墙外风涛与墙内心潮

    有郝经这种体验的人应该极少。郝经自中统元年(1260)九月抵达真州后,即被困在忠勇军营内。苟宗道《郝公行状》记载:“公在真州所居之馆,故总制厅事也。馆门扃牢固,无故不复启钥。院中旧有大树数株,尽皆斫去。墙高丈余,上则树以芦栅,下则荐之以棘,外则掘濠堑,置铺屋,兵卒坐铺者恒百余人。昼则周围觇伺,夜则巡逻击柝,所以防闲挫抑者无所不至。”这是在旧馆的情形。至元三年(1266),因久拘生变,随从斗殴死伤多人,郝经与苟宗道等另外六人被移至新馆,“片天之下,四壁之内,秋霖夏暑,不胜其苦”。就这样,郝经前后被拘十六年,由一位三十八岁的青壮年变成了齿发稀疏的老翁。

    真州濒临长江,东接扬州,南对金陵。高墙之内的郝经,虽如苟宗道所说“万折而不衄,著书吟咏自若”,但也并非心如止水,当听到墙外的风涛声时,也会心潮起伏。比如《馆中书怀》S—云:

    一夜风涛汹客床,觉来无处问行藏。头皮新起粼粼雪,鬓脚潜生短短霜。李顺包藏情已露,王朝暮意难量。事成却被庸人扰,心绪和梅也不香。(杨镰主编《全元S—》第4册,中华书局2013年版。以下所引郝经S—均出自本书)

    这应是移至新馆之后所作。李顺事典出《魏书》本传,王欢事典出《孟子·公孙丑下》,均与出使之事有关。此S—用李顺有意庇护北凉,以示自己出使目的在于保全南宋;而借孟子使滕之副使王欢,以喻随从中个别心怀叵测的小人,使得和议更难达成。而《雨中感怀》“晚风吹鼓角,惭愧弭兵心”之句,更是直白地表达了郝经对于此行的愧憾之情。

    除了未能完成使命之外,力倡“有用之学”的郝经对于困在江馆浪费生命的现实,内心充满焦虑。正因如此,他内心充斥着早日脱离樊笼的渴望。除了政治上的追求,他还有其他愿望,比如登会稽山、观钱塘潮、游赤壁矶,还有与家人共享天伦之乐等等。但这些,对身处重围的郝经而言,都成为难以实现的梦想。

    当然,拘留使者的馆舍毕竟与关押罪犯的一般牢狱有所不同。高墙内,前庭、后院还是略有些花草和小树,还有芦台、窞池可供放松,这使得郝经的体验更为丰富。初春,“东风吹江声,晓日晞鸣禽”,春天气息引发了郝经对墙外世界的想象和艳羡:“从今桃李花,又是夸园林”(《新馆春日书怀》其二);暮春,在“重围雨久塌苍苔,火铺喧呼着棘栽”的恶劣环境中,“唯有东风难禁约,隔墙吹过落花来”(《暮春二首》其二),一丝暖意中却明显透着心酸。夏日,“雨连江表黑,电入海东红。川渎翻冥涨,乾坤破猛风。忽开金碧界,幻出水晶宫。我欲乘时去,长歌向此中”(《丁卯夏六月大雨震电》),暴风雨引发了趁机脱困的幻想。秋天,“木叶堕积水,西风白雁来”(《秋思》其四),在“空庭日徙倚”的惨淡岁月中,白雁撩起S—人对于过去豪情岁月的缅想以及对于当前困辱处境的怅叹。从现存作品看,郝经极少写到冬天的馆中生活,运用“风”意象者更少。其《戊辰新馆守岁赠正甫书状》S—勉励随从苟宗道“不须更作楚囚泣”,期待“归马东风快着鞭”。然而,年复一年无法走出牢笼,有时郝经甚至希望沉沉睡去,“拍枕江声总不闻”(《后听角行》)。这样丰富的体验,郝经恐怕是难以忘怀的。

    被拘期间,郝经虽有遗憾、焦虑甚至偶有后悔之意,但他毕竟是坚韧的。在作于被拘次年的《秋风赋》中,他一反文坛惯常的悲秋主题,明确表示“独以秋风为乐”。虽说之后的十几年未必真的总能以苦为乐,但他潜心读书、著述,最终坚持到了被释。

    (二) 梦之翼

    郝经是个有抱负的人,但个人力量毕竟有限,时势因素显然非常重要,所以他在S—中也多次表达对天风的期待,此时的天风意象体现为一种助力,如“大鹏欲南运,北溟待天风”(《幽思》其三十六)、“我欲乘时起鹏运,北溟飞去到天池”(《大风》)等。或是追求精神自由,进入审美境界:“御长风于绝顶,访蓬壶之飞仙”(《琼花岛赋》)、“御绝顶之长风,眇天地于目末”(《泰山赋》)等。在这些作品中,天风就好比S—人的梦想之翼。但好风不是想有就有,所谓“天池无培风,九万亦有待”(《和陶·拟古九首》其九),所以郝经有时也难免感叹。在被南宋扣留的日子里,郝经则幻想“何当快风雨,吹去卧沧浪”(《仪真馆中暑一百韵》),飞出樊笼,过上逍遥自在、不问世事的生活。

    对郝经而言,最难忘的可能是出使被囚的经历,而最让他魂牵梦绕的,则应该是从未涉足的家乡——太行山上的陵川。在年轻的时候,他写道:

    太行一脊壮中州,上有吾家最上头。蓬鬓他乡淹岁月,锦衣何日拜松楸。尘埃满面将何往,羽翼生心漫起愁。闻说棣华堂尚在,紫荆花老鹡鸰羞。(《送陵川魏梦臣》)

    郝经希望有朝一日能有所成就,重登棣华堂,拜扫松楸。这种愿望在出使前的《藜杖行》《太行望》以及被拘禁期间的《和陶·时运》《和陶·赠长沙公族祖》《和陶·归鸟》《和陶·四时》《寿正甫书状(其二)》《壬申二月四日二首(其二)》《新馆木犀》等S—中一再表达。郝经甚至幻想借助天风的力量,将自己“吹上太行庐”(《和陶·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飞回从未涉足的陵川老家。

    可以猜想,那股承载着梦想的天风,在临终的郝经脑海中,也许仍然呼啸。

    五、 谜依旧是谜

    郝经笔下的风涛意象内涵丰富多样,既符合风涛变动不居的特点,也充分呈现了S—人的敏感S—心。然而,从前文表格来看,与属于“性质”“方位”“时间”类的词组相比,“天风”“海涛”两个词恰恰属于主观色彩最弱的“处所”类,这说明:与平日理性思考后的言论相比,该遗言显得感性十足;但与平日创作中所运用的其他类词组相比,该遗言却又刊落了种种主观色彩,而扩大、提升了境界,具有一定的超越意义。因此,“天风海涛”是郝经临终前发出的哲理性文学语言。

    风乃气之流动,气以流转变化彰显着宇宙的生生不息。得蒙元初期理学风气之先的郝经,对许多范畴有深入思考,其《论八首·气》认为:“道统天地万物之理,气统天地万物之形。道入于气,则理入于形。气也者,所以用道造形,成变化而行鬼神者也。”道(太极)之动静产生阴阳,道恒在,气之运化亦不停息。人禀气而有形体,形体有成毁,而气则“与天地同流,贯万物为一”,永在恒存。然而,郝经遗言并未使用“气”字,而使用了“风”。这说明,“天风海涛”四字虽有可能浸透着郝经平日的理性思考,但临终所书显然是S—性成分更多。郝经以S—一般的语言,表达他对于自然、社会、人生等的体悟。看上去,他似乎至死内心都无法平静,但又似乎早已安顿好了自己的心灵。而这一切,都包含在谜一般的“天风海涛”四字之中。

    其实,无论是谁,都不可能真正破解郝经的临终遗言。但是,透过其遗言,我们继续阅读他的作品,了解他的思想和感情,了解那個时代的风云变幻,无疑可以加深对郝经以及那一代儒士的认识,虽说我们最终也难以解开“天风海涛”之谜。

    (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古籍与传统文化研究院)

    【转载本文,需保留本文原始网址。】

    本文地址:http://www.mtsuppliers.com/shishu/yanjiu/20191202254861.html

    手机端地址:https://m.pinshiwen.com/shishu/yanjiu/20191202254861.html

    继续阅读

    关注公众号,获得更多S—词文章

    葡京游戏网址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