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鲁迅《随感录四十》散文全文

    作者作者:高康 文章来源来源:原创 手机版:鲁迅《随感录四十》散文全文手机版 2019-11-07 22:25:54

    摘要:随感录四十终日在家里坐,至多也不过看见窗外四角形惨黄色的天,还有什么感?只有几封信,说道:“久违芝宇,时切葭思。”有几个客,说道:

    随感录四十

    终日在家里坐,至多也不过看见窗外四角形惨黄色的天,还有什么感?只有几封信,说道:“久违芝宇,时切葭思。”有几个客,说道:“今天天气很好。”都是祖传老店的文字语言。写的说的,既然有口无心,看的听的,也便毫无所感了。

    有一首S—,从一位不相识的少年寄来,却对于我有意义。

    爱情

    我是一个可怜的中国人。爱情!我不知道你是什么。

    我有父母,教我育我,待我很好;我待他们,也还不差。我有兄弟姊妹,幼时共我玩耍,长来同我切磋,待我很好;我待他们,也还不差。但是没有人曾经“爱”过我,我也不曾“爱”过他。

    我年十九,父母给我讨老婆。于今数年,我们两个,也还和睦。可是这婚姻,是全凭别人主张,别人撮合:把他们一日戏言,当我们百年的盟约。仿佛两个牲口听着主人的命令:“咄,你们好好地住在一块儿罢!”

    爱情!可怜我不知道你是什么!

    S—的好歹,意思的深浅,姑且勿论;但我说,这是血的蒸气,醒过来的人的真声音。

    爱情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中国的男女大抵一对或一群——一男多女——地住着,不知道有谁知道。

    但从前没有听到苦闷的叫声。即使苦闷,一叫便错;少的老的,一齐摇头,一齐痛骂。

    然而无爱情结婚的恶结果,却连续不断的进行。形式上的夫妇,既然都全不相关,少的另去姘人宿娼,老的再来买妾:麻痹了良心,各有妙法。所以直到现在,不成问题。但也曾造出一个“妒”字,略表他们曾经苦心经营的痕迹。

    可是东方发白,人类向各民族所要的是“人”,——自然也是“人之子”——我们所有的是单是人之子,是儿媳妇与儿媳之夫,不能献出于人类之前。

    可是魔鬼手上,终有漏光的处所,掩不住光明:人之子醒了;他知道了人类间应有爱情;知道了从前一班少的老的所犯的罪恶;于是起了苦闷,张口发出这叫声。

    但在女性一方面,本来也没有罪,现在是做了旧习惯的牺牲。我们既然自觉着人类的道德,良心上不肯犯他们少的老的的罪,又不能责备异性,也只好陪着做一世牺牲,完结了四千年的旧账。

    做一世牺牲,是万分可怕的事;但血液究竟干净,声音究竟醒而且真。

    我们能够大叫,是黄莺便黄莺般叫,是鸱便鸱般叫。我们不必学那才从私窝子里跨出脚,便说“中国道德第一”。

    我们还要叫出没有爱的悲哀,叫出无所可爱的悲哀。……我们要叫到旧账勾销的时候。

    旧账如何勾销?我说:“完全解放了我们的孩子!”

    继续阅读

    让更多人喜爱S—词

    葡京游戏网址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