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邹世昌《风起时》散文•¨赏

    作者作者:邹世昌 文章来源来源:原创 手机版:邹世昌《风起时》散文•¨赏手机版 2019-11-13 15:44:55

    摘要: 风是不羁的灵魂。似奔马,千里一瞬间。 风起时,可浊浪滔天,可阴云四合,可卷起千堆雪,可扬麦田千重浪。风起时,可稻香四溢,可汗

    风是不羁的灵魂。似奔马,千里一瞬间。

    风起时,可浊浪滔天,可阴云四合,可卷起千堆雪,可扬麦田千重浪。风起时,可稻香四溢,可汗隐神清,可蛙声一片,亦可雨润荷娇,白云漫山舒卷,长空蔚蓝一线。

    大自然的一切存在都有其特殊的意义。风来自山颠,那是松柏一般的高洁风骨,是云岚水气涵盖的骨骼与精血;风来自深谷,那是魏晋风流,是小谢清发,是五柳先生与东坡居士的丰神俊朗、千古风流,是亘古不变的士子情怀、悲悯幽愤;风来自故乡,那是父母的殷殷深情与游子的滚滚热泪,是打谷场上的晶莹新味,是村头的老树古钟,是炊烟青草牛羊泥土混合的宁静温暖,是打穿虚空的深情,是犊舐岁月的眷恋;风来自远古,那是历代祖先对破立而生的一切浊污道义,是人心和环境的横眉冷对、拍案而起,是对“风烟俱寂、天山共色”的追忆与怀恋。

    风是清媚的容颜,是婀娜的舞姿,是杏花春雨江南的吴侬软语,也是桃花依旧春风的款款深情。风是不拘一格的仙子,摇落一地落英,翩然而至,带着百花香,带着关山雪,带着春雨味,温柔的纤纤素手抚过四季的胸膛,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清拂兰台客,徐飘郑圃仙。……塞外凄天马,林端饱露蝉”。这是宋代词人宋庠对于风的形象描写,天马嘶鸣,鸣蝉饮露,好一场风月柔情。大风起兮云飞扬,四海升平海晏五洲,那是汉高祖刘邦斩白蛇问鼎天下的豪气干云、汪洋恣肆。“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这是千古词帝李煜于亡家败国后,风雨之夜感怀凄苦事。“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这是苏子搏击风雨、笑傲人生的轻松、喜悦和超脱豪情。

    风起于青萍之末,止于草莽之间。风像一个飘零的孩子,无所依靠,柔弱地行走于谷地山脊,说它谦逊,说它低调都不对,它是失落孤独的S—歌音符,它是扬清激浊的洪荒之力,它像一个邻家女孩,清丽可人,凉爽怡心。风又像一个会中国功夫的醉酒壮汉,借枝摇叶动,云起日出而舞,展腰舒臂,夜战八方,皎若游龙,势若奔雷,果决而凶猛,勇毅而坚挺,卷它一个漫天雪舞银灿灿,吹它一个黑云压城城欲摧。

    风起时,闲庭信步者必为智者。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写尽了苏东坡瘦硬的骨头、雄阔的胸怀和乐观坦荡的侠气如虹。苏子仕途坷坎,却闲适如常,集美食家、S—人、政治家为一身,赏江南烟雨,观孤鸿碧峰。他就静静地在那里,可以穿越千年灵魂不朽、温暖如春、风流绵亘。

    风起时,纵情高歌者必为S—者。逝者如斯夫。曹子建当年离京师还洛川,轻云蔽月流风回雪间,感宋玉赋神女之雅,遂挥笔如鱼龙舞,遂作《感甄赋》,即《洛神赋》,行文翩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般的华丽叙述,不正是作者心境洒脱,纵情自由的化身吗?

    风起时,在任何朝代都是一个故事。风是创造力的体现,若无风的传播,便没有这大千世界的风物长宜,便没有这绵亘不绝的风流千古,便没有红军翻越六盘后毛泽东同志那“红旗漫卷西风”的高峰快慰。当有一天,你深情款款地从玉兰花树下走过,穿过荷花池的妩媚娇羞,你一定期待一阵风吹过。而那位挺拔的英俊男子,一定会身着风衣,踏着青石板绰约而来,白衣胜雪,步履从容,爱情的花事一定会因为一场风的到来而充满温情与浪漫。

    风起时,让我们蛰回孩童時代,迎着风奔跑,感受阳光与花香的温美,行云般自在,流水般洒脱,遇花观景,遇茶品茗,谱写一路芬芳、一生情缘。

    继续阅读

    让更多人喜爱S—词

    葡京游戏网址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