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文欣《陈文欣的S—》

    作者作者:陈文欣 文章来源来源:原创 手机版:陈文欣《陈文欣的S—》手机版 2019-11-27 10:31:45

    摘要:也许和疼一样也许和疼一样风一阵就扭曲了阳光穿针引线的安慰那么不真实让我躲在纸页的反面辨别你书写的地址乘坐的想象迷幻一座城堡倾泻满月

    也许和疼一样

    也许和疼一样

    风一阵就扭曲了阳光

    穿针引线的安慰

    那么不真实

    让我躲在纸页的反面

    辨别你书写的地址

    乘坐的想象迷幻

    一座城堡倾泻满月光

    你走后的城门口

    空荡荡的

    干燥的等待风化为尘

    在我的脚下

    留下你离开的理由

    我看见此刻

    我看见此刻

    天空假设的颜色

    火烧云来去

    没有留下我需要的莫测

    变幻的脸我不用应对

    我只是看见

    对天空的指指点点

    曾经熟悉的地方

    重新演绎陌生

    不高的墙

    一伸手就可以拽住

    伸出的花枝

    好像从云层探出一朵

    仿佛邂逅偶然

    咫尺天涯

    一秒后,某个人始终

    踏入一秒前

    安静得像多年后

    安静,耳朵支棱着

    逼近的次声波

    共鸣每一天

    伤害的情感

    我看见一点点渗入尘土

    在冬日的窗下

    落满阳光的煦暖

    偶尔的犬吠

    飞快地跑过雪地

    那一间屋子依然

    安静

    留下的印痕融入地下

    禁锢地下避难的草籽

    时光流泻

    我一成不变

    当春风吹拂每一寸土地

    堆积的雪人消失了

    安静得像多年后

    我的情形

    如果时光能够逆流

    那时家里穷

    父亲很少买时令水果

    偶尔的一次

    都是捡别人剩下的

    大大小小

    皱皱巴巴

    烂掉一些

    看上去不错的

    也带着虫眼

    我不挑剔

    甚至抢食小妹的

    小妹在身后哭喊

    我大笑着在前面跑

    如果时光能够逆流

    我真的给小妹道歉

    把怀揣的这枚果子

    洗干净了

    再递给她

    人们还依然固我

    都知道时间去哪里了

    但人们还依然固我

    无法原谅变老

    因为那是担心她看见

    现在不是青春的形象

    风吹着草地

    地火突突的窜

    留下的灰,焦糊着伤心

    美好的雪无法覆盖

    即使春风又吹

    也是第二年

    苦霜已经爬满头顶的时光

    周末习惯

    每个周末

    习惯了天天去父母那里

    逛逛

    不需要我买菜

    更不需要我给钱

    只是听他们絮叨

    古稀的生活

    和熬得习惯了我肠胃的

    地瓜稀饭

    高一声低一句的反复说起

    兄弟姐妹

    微笑着

    我在聆听

    他们的视线有点暗

    我喊一句:

    娘啊,我走了

    她都没有听清

    父亲在一旁说

    你看看

    你娘耳朵聋

    继续阅读

    让更多人喜爱S—词

    葡京游戏网址公众号